隐姓埋铭

世事一场大梦

羡澄|大羨小澄没剧情pwp


新手上路,QAQ

大羨小澄

嗷嗷嗷嗷嗷嗷嗷嗷我爱澄妹儿!

业秀|如果


接着上回,赤羽业参加完竞赛从x市回来之后的事。

————————————————

原本计划比赛结束后大家在x市休整一天再回来的,但某赤羽同学因思“秀”心切,直接订了比赛结束当天的机票,一人潇洒的走了。

毕竟都是能报销的,更何况,没有什么比自家宝贝学秀重要!

接下来就发生了赤羽同学蹲点教学楼,要风度不要温度,掐点摆造型,等着自家宝贝从楼里出来的那一幕。

赤羽听到学秀那句“我想你了”的时候,有点懵。

类似于这种直白的表达感情的话,其实从来没期望过会从自家傲娇会长嘴里说出来。

虽然确实很想听,而且听了就想要把人狠狠按在怀里恨不得揉进身体里,想要把人按在床|上干到哭。

赤羽不禁会想,学秀这个冷面傲娇,还是被自己捂热了的。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当自己拿出经常另学秀沉迷其中不能自拔的杀手锏
——在自己磁性嗓音的基础上特意沉下声音半勾引半调笑的俯在学秀耳边说出“你这是在邀请我上|床么”这句话的时候,

被学秀推开了,

赤羽业:微笑中透露着懵逼.jpg

然后又被学秀踩了一脚,

赤羽业:心疼却抱不住胖胖的自己.jpg

再然后学秀就毫不留念的转身离开了,赤羽业虽然一脸黑人问号,不知道自家会长心里那些弯弯绕,但是媳妇儿生气了要哄回来这个道理还是深谙于心的,马上跟上前去揽着人的肩膀一起往宿舍走。

学秀转头瞥了赤羽业一眼,倒也没有挣脱,赤羽就顺势搂的更紧,然后似乎听到学秀正在小声叨咕着什么,最后一句好像是,MD混蛋赤羽业。

赤羽业:没关系,混蛋就混蛋吧,毕竟混蛋这个词学秀用的最多的就是两人在床上的时候了^_^。

两人一起回到宿舍,赤羽业其实刚把行李箱放在宿舍就去蹲点学秀了,所以东西还没有收拾,打开箱子除了衣物就是给室友带的些x市特产,几人一顿分赃后,本来想出去吃一顿给赤羽业接个风,可是突然想到明天早晨还有某个十分严厉的老教授的课,想了想还是都去洗洗睡了,把接风放在了明晚。

第二天课上,赤羽业很自然的坐在了自家会长左边的位置,听了一会儿课忍不住走起了神,前几天比赛的时候没时间想,如今闲下来了就会想知道,自己不在的时候,学秀是怎么过的。

比如自己不在的时候,课上学秀身边的座位会不会被胆大的女孩子占上,再比如会不会有人借着问问题的名义来和学秀搭话。

赤羽业想着想着偏头看了下学秀,意外的发现对方难得在专业课上发了呆,赤羽业很好奇,自家宝贝,究竟想什么入了神。

学秀知道自己在发呆,也不算是发呆,就是脑子里很乱,翻来覆去的想着,这几天赤羽业不在,自己大部分时间都是孤身一人,如果没有赤羽业的话,自己这性子多半是不会有所谓的朋友的;那么赤羽业那边呢,是不是如果没有自己在,他会更开心更肆意,毕竟自己真是尤其的不解风情。

一向骄(傲)傲(娇)惯了的学秀也会担心,那个混蛋赤羽业会不会逐渐厌烦自己这别(傲)扭(娇)的性子。

学秀回过神的时候,偏头正对上赤羽的视线,

猩红的眸里,有自己的倒影,

突然就安了心,

总有些事情,是无法知道的,

猜想与比较,没个毛线卵用,

现在,这人是我的,

那将来,依然会是我的,

毕竟没有人比我可(傲)爱(娇)比我帅!(划掉)

“赤羽业”

“嗯?”

学秀在下课铃响起的时候叫了赤羽的名字,然后当着他的面故意把一支笔扔在了地上,

赤羽觉得事情并不是让自己把笔捡起来这么简单,然而还是调笑地问了,

“学秀呀,你这是没有事也要找事奴隶我来满足你的支配欲么?”

学秀没有回答,而是自己蹲下去捡那支笔,阶梯教室的椅背勉勉强强比这个姿势的学秀高了那么一点,学秀抬头冲着赤羽笑了一下,猛的伸手去拽赤羽的领子,一把将人拽的弯下了腰,

慌乱中,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落在赤羽的唇上,赤羽不由得瞪大了双眼,不敢相信自家宝贝竟然如此大胆。

接着就是“咚”的清脆声响,学秀直接用额头给了赤羽业一个直击,然后缓缓的起身,伸出手拍了拍赤羽业愣住的脸,

“发什么呆呢,赤羽同学”

赤羽业舔了舔唇,眯了眯眼,直接整个上半身都向重新坐好的学秀贴了过去,右手撑在学秀右边的桌上,对学秀来了一个桌咚,脸埋在学秀的左耳边,压低了声音说,

“我在想啊前几天x博上有一个新姿势似乎不错,晚上可以试一试,顺便让你了解了解我有多想你,毕竟,这撩完可是要负责的,宝贝儿”

“赤羽业你一天天的脑子里能不能少一点姿势多一点知识????”

“可以呀,我们每尝试一种新姿势,我脑子里就少一种姿势,多一点关于这个姿势的知识”

“你不要再说了,听课!”

“没关系嘛,会长大人回去在床|上好好教我就好了,我一定认真听的”

“你还是滚回x市再去参加一次比赛吧!!”

MD脑袋里都是xxoo的混蛋赤羽业!



END

——————————————————————————
啊越来越ooc
QAQ




业秀|怕不是在做梦吧


凌晨一点五十被蚊子咬醒的怨念产物QAQ

————————————————

夏夜

夏天的晚上是一天里最舒服的时候了,当然前提是,如果没有蚊子的话

浅野学秀是个极其尽职的蚊帐

而赤羽业,是只老油条蚊子

蚊帐秀靠着其灵活的走位与紧致的孔隙成功将历代蚊子挡在帐外,颇得主人好评

蚊子业从爸爸那里听爸爸讲到爸爸的爸爸跟爸爸说:“谁要是进入到了蚊帐秀里面,谁就是蚊子界的大王!”

然后从蚊子业爸爸的爸爸那代起,公蚊子逐渐从原先的肥宅,走向了肌肉猛男。然而至今,仍然未能有一只蚊子钻进蚊帐秀的里面。

蚊帐秀:

“我只想说,在飞的各位都是垃圾”

蚊子业对于钻进蚊帐秀的里面,其实并没有太大兴趣,因为毕竟自己是公蚊子,公蚊子又不吸血,费劲吧啦钻进去跟人类大眼对小眼干嘛。

于是蚊子业的乐趣就演变成了每天盘旋在距离蚊帐秀不远处的半空中,表面上看上去像是在观察敌情,收集情报,等待时机,实则是在同蚊帐秀一起嘲讽那些不到黄河心不死,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傻蚊子们。

这样平稳祥和的日子一直持续着,直到......

直到蚊子业的爸爸第一次对蚊子业进行|性|教育,蚊子业从此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然而蚊子业对于同类的母蚊子并没有任何的性|趣,唯一能让他兴致勃勃的大概只有——蚊帐秀

于是在接下来的几天里,蚊子业一边若无其事的继续同蚊帐秀一起嘲讽,一边不断悄悄的缩减着嘲讽时同蚊帐秀的距离。

终于,在一个安静祥和的晚上,蚊子业,成功的落在了蚊帐秀的身上,

蚊帐秀顿了一下,却并没有采取措施将蚊子业赶飞,毕竟,蚊子业停留的这个地方距离可以进入他的那个唯一的入口还是很远的。而且每天看蚊子业一边盘旋在空中,一边开嘲讽技能,都会觉得他很累,就暂时给他提供一个落脚的地方,让他歇一歇吧。

蚊帐秀默许了蚊子业的停留,并准备如同往常一样,同蚊子业嘲讽众蚊。

可是,就在这时,蚊帐秀突然感到一阵刺痛!

蚊子业竟然将他的口器(不是生|殖|器)刺进了自己紧致的孔隙里!

蚊帐秀有些慌:

“MD赤羽业,你在干嘛!!??”

“叮你呀OvO”

“你叮我干嘛??”

“当然是,换种方式进♂入你呀”

学秀突然睁开双眼,脑海里却仿佛还在回响着那句“当然是换种方式进♂入你呀”。

这几天被蚊子吵的总是睡不好,好不容易睡着了又做了这种梦,在梦里都要被蚊子烦!学秀感到非常烦躁,看到旁边赤羽业熟睡的脸,愈加烦躁。

学秀凝视着赤羽的脸,又看了看自己的右手,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样,只见学秀抬起右手,然后“啪”的一声,覆盖在了赤羽业的脸上。

赤羽业惊醒,抬眼,正对上自家宝贝儿困倦又阴郁的双眸,

赤羽业在心里吼了一句:

我艹,我家宝贝儿眼睛真好看!

学秀对上了赤羽的眼,仍然非常淡定的收回手说,“没事儿,睡吧,刚才你脸上,有蚊子”

赤羽业懂这是自家宝贝又被蚊子吵醒了,一把将学秀抱进怀里,用被子将人裹上,再把自己的腿压在被上,将学秀严严实实的包在了自己和被子之间,带着充满困意的鼻音,说“包起来包起来,有蚊子也先咬我,放心睡”

学秀“MD热”

赤羽“开空调了,不热”然后用下巴蹭了蹭学秀的头,颇带安抚的意味。学秀也就这样在严严实实的包裹中睡了过去。

第二天,

清晨,

学秀顶着被蚊子咬肿的眼皮:

“MD赤羽业,说好的蚊子来了先咬你呢??”

“宝贝儿,要不然今晚,脸也包住吧”


——————————————

感觉设定有毒꜀(。௰。 ꜆)꜄

业秀|猫妖系列短

业秀|猫妖系列短

在床上想着想着突然觉得猫妖学秀有点萌!

————————————————
(一)

浅野学秀其实是只猫妖

一天的法力都耗在白天维持人形保持傲娇支配鱼唇的人类上了

所以晚上的时候,法力不支露了原型,一对猫耳,一条猫尾,外加猫的慵懒与神经,在他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哦,还有一点,因为有尾巴穿内裤很不舒服,所以浅野学秀回家以后从来都,不,穿,内,裤,

赤羽业:MD,欠|操

(二)

赤羽业对于学秀不穿内裤这件事表示习惯就好,如果不习惯,操|一|操就习惯了

浅野学秀对于自己不穿内裤这件事表示,我开心就好,你敢管我小心我挠死你

然而,意外发生了

某天晚上,赤羽业在洗澡的时候,突然有人敲门,学秀无奈之下只好用所剩不多的法力隐藏了猫耳猫尾去开门

门开了,学秀不禁轻叹,啊,胯下好凉爽!

胯下,,,好,,,凉爽???

学秀和门外妹纸对视3秒后,以妹纸惊声尖叫“啊,变态”结束了此次短暂的会面。

妹纸:新搬家去拜访邻居发现邻居是暴露狂怎么办,在线等,急!!!!

(三)

经过了上面的事件,浅野学秀开始思考,在家里到底穿什么

网络如此发达,学秀通过浏览网页,很快选好了衣服,并在x宝上火速下了单

学秀取了快递,迫不及待的在床上换了装,

学秀对自己的眼光表示十分满意,既挡住了前面,又不挡尾巴,十分舒服~学秀开心的摇着尾巴,喊正在玩游戏的赤羽业回头

赤羽业回过头,看着穿着“处男杀手”露背毛衣顶着猫耳摇着尾巴的浅野学秀,

赤羽业:MD,操|死你

(四)

浅野学秀有些懵逼,自己明明穿上了衣服为什么赤羽业那个鱼唇的混蛋操|自己操|的更狠了!

然而浅野学秀并不放弃,

相继选择了男友衬衫装,裸体围裙装,等等等等,这些在他眼里十分符合“既挡住前面,又不挡尾巴”的标准的衣服

在作死的路上越走越远。

赤羽业:MD浅野学秀,你能下床,算我输



-つづく

————————————————

如果能重来,一定要重新填志愿QAQ



业秀|幼稚


赤羽业跟着导师出去的后续。还是四人寝的设定,另两个室友,一个人妻软萌,一个健气直爽hhhhhhhh

——————————————

赤羽业不在的第一天,学秀一人在教学楼自习,谁知当天晚上就下起了大雨。

从教学楼到宿舍还有一大段距离,看这雨势,估计一时半会儿也停不了,学秀想了想,决定跑回宿舍。

冲进雨中的时候,学秀有点恍惚,记得从前有过类似的情形,只不过当时身旁还有一个混蛋赤羽业,有冰凉的雨,还有对方温热的手。

突然很想那个混蛋,想他的声音,想他的体温,明明才分开不久,为什么自己无论做什么事,脑海里总会浮现出跟他在一起时的样子?

学秀回宿舍后赶紧冲了个热水澡,两个室友中比较人妻的那一个翻箱倒柜终于找到了一袋感冒冲剂,赶紧用热水冲了递给学秀。

学秀本来没准备喝这种东西,但是望着室友蠢萌的大眼,还是接了过来。

然而,就在学秀刚准备喝的时候,就听另一个室友大喊一声“不!不能喝!”

这一声十分浑厚有力,吓的蠢萌不禁更加瞪大了本来就大的双眼,颤巍巍的回了句,“没,没有毒!”

学秀一脸茫然,总觉得刚才似乎有宫斗剧情乱入了,转过头去,只见另一个室友高举着冲剂包装袋,挠了挠头,说了句“过,过期了。”

学秀不禁捧着杯子笑了起来,虽然笑容只维持了那么一两秒,两个室友仍然看呆了。

蠢萌似乎在朦胧中说了句“妈妈,我,我好像看见了天使!

学秀不再理两人,转身上床,看了眼手机,跟混蛋赤羽业的最后一条信息停留在下午,对方发了一张x市的照片,抱怨了下教授的啰嗦,然后说竞赛的地方有屏蔽信号,所以接下来可能不太能联系上。学秀回了句,嗯,加油。两人就没在联系了。

学秀把手机放好,翻身睡觉,没有混蛋赤羽业打扰的晚上,真是清净。

赤羽业不在的第二天,学秀一觉醒来,觉得嗓子有点疼,多半是昨晚凉到了,揉了揉太阳穴,收拾完毕就去便利店买了水果和水,从早上就开始吃橙子,各种补充Vc。

赤羽业不在的第三天,学秀一觉醒来,嗓子还是有点疼,从早上起来继续昨天的事业。

赤羽业不在的第四天,嗯,嗓子不疼了,学秀觉得自己快要好了,但是,似乎有点,鼻塞,嗯,只有一点,学秀继续吃橙子,喝水。算一算,已经第四天了,等赤羽业回来的时候应该差不多就好全了。

这天晚上,学秀像往常一样,自习后从教学楼往宿舍走,走出教学楼的时候,突然听见有人叫了声“学秀”

学秀愣住,这声音不能再熟悉了,抬头正好望见那个四天未见的家伙,学秀有点慌,md,不是说五天才回来么!然后迅速低头把略显慌张的脸埋在为了护着嗓子特意带的围脖里,等那家伙开口。

那人走过来,同往常一样的调笑口吻,

“学秀呀,低头干嘛,这么多天不见了,想没想我呀~呦,这戴的不是我送的那条围脖么,平时倒是没见你戴过,这是,真想我了?”

有够恶劣。

“啰嗦!想你干嘛,别挡道”

学秀在围巾里闷闷的说,

赤羽歪了一下头,走向学秀,将人抱了个正着,低头望着自家恋人,

“闷在围巾里干嘛?来来抬头,你是不是有点感冒?嗓子不舒服?我这才走几天呀,相思成疾了?”

学秀抬头刚要开口反驳,就被赤羽一吻封唇,好容易挣脱开,学秀炸了毛,

“你干嘛??”

赤羽舔了舔唇,

“把感冒传染给我呀,好的快嘛。”

“幼稚!”

赤羽业对着学秀歪头一笑。

学秀觉得自己似乎被蛊惑到了,不知道是被这个笑,还是这个人。

学秀不由自主的上前了一步,抱住了这个几天未见的人,将头埋在对方颈间,赤羽业顺势将手环在学秀的腰上,并未说话,却听见学秀闷闷的说了句,

“抱紧点啊混蛋”

赤羽业笑的开心,颇为满意的收紧了手臂,将人紧紧的抱在怀里。

学秀的脸红的不行,自己怎么也会说出这种话,可是又觉得特别安心,被这样紧紧的抱着,好像周围的一切都被对方覆盖了,比如,对方的味道,对方的心跳,还有,对方的体温。

听说许久未见的恋人重逢时,最想做的并不是上,床,而是拥抱,现在想想,应该是真的吧,这种满足感,很不一样。

学秀深吸了一口气,一字一顿认真的说,

“赤羽业,我想你了”

声音通过身体传播过去,每一个字都清楚的传到了赤羽业的脑海里。

赤羽业笑的更开心了,低头在对方发顶印下一个吻,然后顺着吻到对方耳边,调笑的说了一句,

“你这是在邀请我上,床么?”

赤羽业觉得怀里的人突然一僵,接着就被对方推开了,望着学秀转身离去的背影,赤羽业一脸懵逼的楞在原地。

刚要跟上对方的脚步,就发现学秀突然转身又朝自己走来,赤羽业又露出了他的招牌微笑,等到对方走到自己身边,还未伸出手将对方重新抱住,就顿觉脚上一痛,自家宝贝学秀正踩在自己脚上,并泄愤似的还碾了一碾,赤羽业一脸黑人问号??

学秀踩完赤羽业后,心情好了一点,转身的时候不禁在脑子里唾弃了一下刚刚矫情的抱住赤羽业还胡思乱想什么拥抱真是太满足了的自己。MD,早就该知道俩大男人还温情个狗,脑子里都是上,床的混蛋赤羽业!

END.

————————————————

感觉越写越偏离最初的感觉了。
꜀(。௰。 ꜆)꜄꜀(。௰。 ꜆)꜄꜀(。௰。 ꜆)꜄

尼诺小天使!

第八集的尼诺小天使啊!!!!从小就辣么可耐!!!!─=≡Σ((( つ•̀ω•́)つ

业秀|重发

之前的文字版被动的变成了仅自己可见。。哭泣


出现吧链接!


QAQ


业秀|迟到的伪情人节贺文(捂脸)

伪情人节贺文,谁让上一篇吃水煮鱼是在暑假前,然而暑假有的是七夕呀,所以大致就是一起助教的时候,赤羽业发现学秀意外的十分喜欢小孩子,就在七夕给了学秀一个惊喜吧。感觉这篇和上篇的末尾都欠了一个肉,hhhhh。

—————————————————


盼望着,盼望着,暑假终于开始了。


学秀也开始了在少儿英语班做助教的实习。与此同时,赤羽业也开始了他的假期生活,与学秀在同一个少儿英语班做助教。(ㅍ_ㅍ)


(赤羽业内心:没有什么比追老婆更重要,如果有,那一定是上老婆)


学秀看到赤羽业的时候,并不意外,只是觉得头有点疼。


毕竟一个赤羽业要比成百上千个熊孩纸还要难缠。


教英语什么的,对于业和学秀来说就是“so easy”,难就难在教的是群熊孩纸。


不过好在熊孩纸也都是颜控,折服在业和学秀的美颜盛世下,意外的听话。


直到赤羽业露出恶魔的本质,基本上将每一个孩子都逗哭过,学秀面对着 “赤羽业对着放声大哭的熊孩纸露出鬼畜的微笑” 的画面,不禁青筋暴起,直接赏赤羽业一个爆栗,然后再耐心的将孩纸哄回来。赤羽业揉揉头,看着学秀哄娃的背影,若有所思。


因此,日复一日,学秀愈加深受孩子喜爱,总会有孩子送糖和巧克力,而业,深受孩子嫌弃,经常收到写着“赤羽老师大坏蛋”的纸团,但是又因为其恶魔般的笑脸,熊孩子纷纷又十分听业的话。


暑假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去了,七夕很快就到了,那天学秀进到教室的时候,发现孩子到的都很早,重点是,赤羽业到的也很早。


赤羽业背靠着窗,对熊孩纸们说了声 “练习队形站好” ,然后对着学秀露出了标志性的笑容。


学秀看着孩子们在他面前不太整齐的站成了一排,赤羽业站在队尾,一脸懵逼。


懵着懵着就听到了孩子们十分响亮的“学秀老师七夕快乐!”


紧接着孩子们就一个个的扑上来对他说:


“学秀老师 I love you~”


学秀望了一眼队尾的赤羽业,发现对方正一脸痴汉样的对着自己笑,立马低下头去,


低头便是闪着blingbling大眼的孩子,学秀忍不住把孩子抱起来,然后附上一个亲亲。


再低头的时候,是一张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脸,


“学秀呀,我爱你”


学秀一巴掌拍在业脑袋上,


“起来”


“不起,我也要学秀抱抱,举高高,亲亲才起”


“你想的倒是很美啊”


“那我抱你”


“啊?”


说着学秀就直接被业从腰抱起,转了一圈,业本来是想亲上去的,可是学秀死瞪着他,没敢下嘴。


呐,反正回家能亲回来。毕竟自己每年的七夕礼物都是“各种各样”的学秀。


嘿嘿嘿


——————————————

依然求勾搭!
我一定能写出肉的!